Freyia

Freyia
……其实我是杂食啦……

∠( ᐛ 」∠)_完成了

马克笔
真的
很难搞

前一阵画的了

辟谣长微博:

非常抱歉打了雷安tag。

但是之前充满谣言的长微博打了雷安tag,并且雷安家很多太太、甚至酿总太太也被这次事件波及,所以我认为也有必要在雷安tag下澄清一下,3天后就会撤tag。

另外贴一下辟谣微博地址(长微博现在被屏蔽了,大约明天能恢复,希望大家明天关注一下),希望大家帮忙转发一下,非常感谢。

再次为占tag道歉。

本文可以转载

滨臣禁卫🐰:

这也是我想说的。


延伸出去,R18G的题材创作,我的意见是:


赶尽杀绝是不可能的,也不对。但是,绝对不应该提倡,也绝对不应该[公开发布]


没有谁可以用所谓的宽容和自由去凌驾道德和法律。当你用创作自由去堵塞受害者之口的时候,我反问一句,面对这种公开的作品时,你用自由当挡箭牌发表公众平台,为什么大众没有自由反对?


不是说主流价值观下不能容忍小众,但这种小众,永远只能是小众,绝不能允许蔓延和扩大。


假如有一天,当大多数人对人棍习以为常时,这个社会有多恐怖?


同样,以后面对这种作品时,如果作者处理不当,希望有辨别力的人可以通过私信要求与举报等相对温和的方式解决,撕逼是下策,并且也非常容易引起不必要的伤害和矛盾。


老墨鱼:



       今天刷空间看到了两条挂文的图,让我狠狠的胆寒了一次。




  我的确不了解整件事的细枝末节,我只说我看到的。文章情节是这样:




  原著中象征正义与骑士道的一名男性配角救了一群被人逼迫的娼丨妓,幕后黑手报复,把他残害成了人丨棍后丢在垃圾桶旁,有一个男人把他救回家,照顾他,和他做丨爱,一起生活。




  这篇文一开始打了路人x角色的tag、角色tag,有直接的性丨爱描写,其余我不清楚。




  挂人图中除了文章内容节选之外,还有原文的评论截图,所看到的几条都是说“温馨”“甜文”“觉得可爱”“打call”,甚至在tag下,我还看到了有人画了这名角色的人丨棍图,送给这位作者。




  这位作者搞过一个抽奖,截图显示礼物中有“成丨人用品”,送没送不知道,只是的确看到了这样的字眼。但据我所知,作者本身也是未成年。




  




  我不想谈论任何关于“圈子”“对家”“挂人”“撕逼”“ooc”的问题,我所针对的不是这一位作者,也不仅是这一篇文,如果想撕逼,我不必连角色姓名都隐藏。




  也恳请看到这些文字的各位,就事论事,不要对这位作者及其粉丝进行公开或私下的人身攻击,以正义之名伤害他人的行为没有一丁点正义可言。




  我所想说的是其中展现出来的扭曲的价值观,以及其影响力、传播性,还有文字和语言的力量。




  




  今天看到之后,我把文章内容和评论的截图给几个朋友看过,也讨论过,我们都觉得这件事是真的让人后背发凉。




  其中两个朋友都是写东西的,一个是圈内人,一个是自己做公众号的,我们对这件事看法很统一。




  




  一个人只要在公众视线当中,就不可能有绝对的自由。




  一个在公众视线中搞创作的人,要对自己所展示出来的任何东西负责,哪怕是一个字、一条线、一秒钟的视频片段。




  若没有这个觉悟,迟早会带来承受不起的恶果。




  




  这篇文所在的圈子受众年龄偏低,大多是还没有形成完整三观的中小学生,几乎没有成熟的判断力,同时这个年纪的人都喜欢寻求刺激,好奇心重,有叛逆心理,这是每个人都有的成长过程,是一个必经的了解世界的过程。




  在这样的环境下,这篇文所造成的影响是极其严重的,甚至可以说恶劣。




  一个代表了正义的男性角色,被残害之后,施暴者没有得到任何制裁和惩罚,而这个男性角色满足于被饲养,感动于被施舍,最后整篇文让读者产生了温馨、可爱的感觉。




  这不是所谓的甜文,这是在未成年面前,对罪恶的过度扭曲和美化。




  




  挂人图上将这篇文和之前影响恶劣的“儿童邪典视频”归为一类,我觉得不存在任何抹黑污蔑和诋毁,只有影响范围大小的区别。




  受众都是未成年人,所展现的都是超越了道德底线的价值观。




  在知道自己的粉丝中有未成年人时,发表出这样的文章之后,不是仅仅一个预警就可以不对这篇文负责的,在造成了负面影响之后,也不是一个删文道歉退圈就可以弥补的。




  




  看看那些粉丝的评论,那张笔触还带着稚气的人丨棍图,我只觉得可怕。




  我的朋友中有两个孩子的父母,有正在备孕的夫妻,有新婚燕尔的爱侣,我以后可能也会成为母亲,我不敢想象看到我们下一代满心欢喜画出这样的图时,内心会有多么恐惧和绝望。




  




  我小时候,经常在街上看到残疾的小孩在乞讨,我觉得他们很可怜,就问妈妈,为什么这些孩子的爸爸妈妈要让他们出来乞讨?妈妈说,很多这样的孩子都是被坏人抢走的,用各种方式把他们弄残疾,然后把他们撵到街上乞讨,每天讨的钱都要交给坏人,钱少了还会挨打。




  从那以后,家里人叮嘱我注意安全时我都非常听话,因为我不想变成在街上乞讨的小孩。




  这就是语言对一个孩子的影响力。




  同样的,我也不敢想象被扭曲价值观所影响的孩子,以为这些被残忍对待的孩子,背后都有一个“温馨”的故事。




  




  我的粉丝不多,影响力也没多大,我只能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对关注我的人负责,对我自己发表出来的所有东西负责。




  




  书生何必动刀戟,笔墨已是诛心言。




  引以为戒。




  




       ————————————————————————




       在和朋友及评论里讨论过之后,我了解了一些事情,觉得自己这篇文章仍然有失偏颇,所以趁这篇文章影响力还在的时候加几句话:




       小众文化没有错,小众爱好者也没有错,重点是这样的文化有一条线,特别是在国内没有分级制度的大环境下——不能展示于普通大众面前,不能给普通大众造成负面影响,特别是未成年人。




       说的俗气一些,关了门做丨爱是情丨趣,开着门做丨爱就是淫丨秽了。如果开着门做丨爱还给成长期的青少年观赏,并告诉他们这是正确的,是温馨的,是甜蜜的,那很有可能会触及法律底线。




       但就事论事,在这件事中我们应该关注并反思的是,如何避免r18g文化在公众范围传播,避免未成年人过早接触这样的文化。在没有分级制度及完整的封闭性文化圈时,创作者应该怎样处理自己涉及小众文化的作品,这保护自己也保护他人,也防止整个同人文化圈被“一刀切”。而不是喜欢这种文化的人都是变态,需要被制裁。我们普通人更不是所谓“正义的制裁者”。




       在了解到一些事情之后,我觉得挂文图在一定程度上具有不太理智的煽动性,以保护孩子为出发点是好的,但不公正。




       这件事中心的作者及其粉丝也是未成年人,同样需要保护。




       任何文字都有力量,尤其是愤怒之下说出的话。在群情激愤的时候,为了保护未成年人而对另一些孩子恶语相向、人身攻击甚至是威胁人肉,恳请看到这里的各位,包括我自己,冷静下来好好反思这样的行为对他人造成了多大的伤害,这种行为之中究竟有几分是真正的正义。








  这篇文章在任何平台,永远开放转载。






证明这个号还活着|・ω・`)
照着宿舍的kiana立牌画的

【三日鹤】【百日爷鹤Day.27 】晚安

…把前一篇留个档好啦orz

颜色:

*高亮!!!作者是fryia!!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他的帐号出了点小问题,但因为参加了企划就找我来代发了去!!!过一段时间他会再次申请一个帐号,这段时间麻烦大家了!!!
再说一遍!不是!我!写的!是!fryia!!
以上!
以下全部是fryia的嗯
开始了


卧室里传来悉悉簌簌的声音,在寂静的房间里格外突兀。房间对面的书房门被打开,青年从里面轻轻的走了出来。

小男孩从厚厚的被子里探出头来,看到了走近卧室的青年,欣喜的色彩在眼中流转。青年看到小男孩毫无睡意的样子,无奈的叹了口气,掀开被子的一角躺了进去。

“怎么还不睡啊,明天早上要早点起床的。”青年将小孩子搂进怀里,安抚的拍了拍他的后背。

“睡不着嘛!你不在旁边,我更睡不着了。”说完还发出了类似恶作剧得逞的笑声。
青年半晌无语,过了一会儿才开口:
“那就给你讲个故事吧,听完就要睡了。”

“有这样的一个世界,里面也有和我们一样的人在生活,只不过并不太平。有一些自称是历史修正主义者的坏人聚集起来,试图改变历史。为了应对敌人,那里的政府从优秀的青年中选出一人,称之为审神者,并赋予古老的刀剑以人类的姿态,让他们去对抗历史修正主义者。”
“为了方便战斗,刀剑们皆以男性的形象出现,因此也被称之为刀剑男士。”

“他们有了人类的身体,就变成人类了吗?他们也会有像人类一样的情绪吗?”小孩子因好奇睁大了双眼,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

“他们可以称为人,却又和真正的人类有很大区别。”青年拍了拍他的圆脑袋。

“刀剑们一直作为人类的武器,自然能感受到人类的情绪,而且审神者经常会讲人类世界的故事给他们听,所以对人类的情绪也能大致体会。”

“而且在刀剑男士中,越是通人性的刀,灵力也就越强,其中有有几位刀剑男士基本与正常人类无异了。”
“但他们依旧对人类的情感充满了好奇,其中灵力最高的两位为了更好的体会审神者所说的爱,他们俩决定连结在一起。”

“…这样不会太草率吗?而且都说是刀剑男士,男性和男性在一起,不会觉得奇怪吗?”小孩子像上课向老师提问一样举起手。

青年低低地笑了几声,将男孩耳边的白色碎发别到他的耳后。

“器物获得人类的姿态,可以叫他们为付丧神,勉强算是神明的一种。我们人类之间划定的界限,对他们是不适用的。而且之前说了他们还没有完全理解人类间的情感,所以这也不是很奇怪。”

小男孩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青年继续讲他的故事。

“但结为一对,与平时并没有什么区别。刀剑男士们生活在一个叫本丸的地方,日常的生活无非就是战斗,治疗,内番。虽说战斗的过程令人心惊胆战,但这样三点一线的生活实际上还是很无聊的。”

“结为一对的付丧神,为了方便,暂时就叫新月和白鹤好了。白鹤先生性格活泼,喜欢生活中出现的意外惊喜,和本丸里其他付丧神相处的都很好。另一位新月性格像个老爷爷,除了出阵战斗,日常就是坐在庭院前品茶赏花。”

“但是有一天白鹤所在的队伍出战归来后,新月付丧神并没有看到心中所想的身影。仔细询问其他的同伴,大家也都是奇怪的表情,表示从未见过这样的一个付丧神。”

“就好像他从未降临过一般。”

“即使是询问审神者,也是一无所获。那座本丸里除了新月付丧神,没有人记得那位白鹤付丧神,只有他保留了这如同幻想一般的记忆。在那天夜里,新月付丧神在没有任何许可的情况下,私自带着审神者的刀帐,离开了本丸。”

“他仔细的搜寻了白鹤付丧神可能去过的任何一个地方,任何一个角落都没有放过,却一点线索都没有。最后的寻找之地是新月付丧神的降临之地,如果在这里依旧没有线索的话,他也只能抱憾离开。”

“降临之地是大山深处,那里有湖泊,周围围绕这樱花树。新月付丧神的灵力可以说是最高的,他的降临之地自然也是灵力充裕,正好可以补充在穿越各个历史战场时的损失。”

“樱花?那位神明大人是樱花妖吗?就像最近很流行的手机游戏一样!”小孩子的注意力总是有点奇怪。

青年哑然失笑,没好气的屈指敲了敲小孩子的脑袋,继续讲他的故事。

“当然不可能是那些精灵鬼怪了,付丧神即使没有那些所谓的仙法之术,他们也是神明啊。”

“湖泊上的樱花在水面上浮动,缓缓向岸边靠拢,这让新月付丧神联想到了本丸的八重樱——他们两人过去常常在花开之际,赏花饮酒,可惜这都是过去的事了。他轻轻的碰了碰花瓣,才发现了周围的不对劲。”

“时间仿佛停止了,水面上的波纹静止在了某一时刻不再扩散开来。可不久之后,周围的环境都渐渐隐匿在空白之中,不带任何一点色彩,静悄悄地一点声音都没有。”

“长时间的作战经验让新月付丧神立刻进入了战斗状态,随时应对突发的各种状况。可他等来的不是面目狰狞的敌人,而是一直雪白的仙鹤。”

“长长的喙,纤细的脖颈,宽大的翅膀,以及雪白的绒羽,悄然与这个纯白的世界融为一体。仙鹤围绕着新月付丧神飞翔了一周,口中发出清越的鸣唳,最后轻巧的落在他面前,拍打着翅膀,忽地又变成了失踪的白鹤付丧神。”

“他看着他拉起兜帽,脸上带着笑容,说到‘吓到你了吗’之类的话。一种复而得失感觉缠绕在新月付丧神的心里。”

“也就是他们俩终于相遇了吗,最后是不是一起回到那个所谓的本丸呢?”小孩子坐起身来,被子顺势掉了下去,空气中的寒冷让他不禁打了个寒颤。见状,青年靠近了一些,将他搂进了怀里。

“后面你就知道了。”

“虽说有一肚子的话想问,但到了嘴边也只有一句你还在就好。白鹤付丧神却没有寒暄的意思,只是问了这样一句话。”

“  ‘如果我折断了的话,你会不会伤心呢?’ ”

“新月付丧神虽然不能理解这话的具体含义,但直觉告诉他接下来一定会发生不可挽回的事情。环境的诡异,时间的停止全部被他抛至脑后,他只希望面前的人能平平安安地跟他回去。他想开口说些什么,话语却被白鹤付丧神打断。”

“  ‘就当是打发这最后的时间,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

“讲故事?像咱俩现在一样吗 ?”轻靠在青年肩上的小孩子又一次提出了自己的问题,青年没有回答,只是接着讲故事。

“现在已经很晚了,那个故事的内容下一次详细讲给你听,今天只能大概说一下了。”

“白鹤付丧神告诉他,所谓的历史修正主义者只是个政府的幌子,因要说谁是破坏力是的人,大概就是政府了。”

“他们所在的本丸平面是由政府模拟做成的,所以他们可以随意改变这个世界里的任何事物。他们赋予刀剑们人类身体,让刀剑男士与修正主义者作战,都只是为了获取能量。这种能量也就是灵力,只有当刀剑男士在战场上折断时,灵力才能完全的释放出来。所以政府才会设定出源源不断的修正主义者,两方交战,不管哪一边折断或是受伤,政府都可以手机到大量能量投入到人类社会。”

“至于政府派来管理付丧神的审神者,也被蒙在鼓里,日复一日的安排付丧神们为了所谓的正义去出阵战斗,直到本丸里所有人的灵力枯竭。”

“但这都不是新月付丧神所关心的,自己没有收到过分的干扰就行。他想知道白鹤付丧神是从哪里得知这个消息的。”

“  ‘但是长时间的保持同一个环境总会引起怀疑。为了最大限度的降低违和感,政府决定同时选出一个付丧神来时不时的修正这个平面,做一些变化。’ ”

“ ‘那个倒霉的人就是我咯。因为我的经历你也是知道的,与人类总是纠缠不清,在所有的刀里面是与人类接触最多的,灵力自然也非常高,用来做这样的小棋子再适合不过了。瞒了你们这么久真的对不起。’ 白色付丧神双十合十,做出了道歉的模样。 ”

“但新月付丧神觉得仍有蹊跷,一直保持这样的状态也不会被察觉,这次突然离开一定另有原因。事实上他也这般开口问了。”

“ ‘因为我撑不住了。’ 白鹤付丧神终于收起了嬉皮笑脸的表情。” 

“长时间的承载这个位面本来就需要大量能量,不引起怀疑还要日常参战。没有灵力补充,白鹤付丧神现在是灯枯油尽的地步,政府本来的目的就是收集能量,自然不会给他进行额外补充。”

“新月付丧神还有另一个名字,是因为他能斩断七情六欲而得名。白鹤付丧神希望自己的伴侣能斩断自己的情感,这样这个位面会因失去支持而毁灭崩塌,所有人都能够解脱,不用再被当做无知觉的道具。”

“最后两人是如何达成一致的,我们不得而知。”青年一边温柔的拨弄着小孩子的白色碎发,一边叹息,“但最后新月付丧神还是挥出了刀,实现了自己伴侣的愿望。在那之后,整个世界开始渐渐步入毁灭的道路,审神者被强制送回人类的世界,刀剑男士们回归刀剑的姿态,曾经的一切仿佛都从未存在过。”

小孩子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过了好一阵才开口小声地说到:“最后所有人都不在了吗?……”

“是的。”

“……”

“不过听说还有另一个结局。”青年温和地笑着,小孩子因为这句话,金色的眼睛散发出了希望的光彩。

“新月付丧神手里拿有审神者的刀帐。刀帐是由政府派发的,自然有着不被这个世界约束的力量。新月付丧神在斩断白鹤付丧神的情感后,立刻运用刀帐的力量,像审神者平时锻刀一样,让白鹤付丧神重新降临,之后凭着刀帐与人类世界的联系,来到了我们现在生活的这个世界。也许他们现在就在我们身边,只是我们没有发现他们而已。”
“哇—!也就是说这个故事是真的发生过吗!我可以见到他们吗?”
青年笑而不语,食指轻轻点在小孩子的嘴唇上,让后收回来做出了安静的手势。
“现在该睡了。”
“嗯!”听完故事的小孩子心满意足的躺好,准备乖乖睡觉,可没过多久他又转过身来,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青年安抚的拍了拍他的头。
“虽说这是个故事……但是我觉得好熟悉啊,仿佛亲身经历过一样,是不是很奇怪啊?”
“没什么奇怪的,好好睡吧,乖孩子。”青年替他掖好被子,拨开小孩子额前的刘海,落下了轻柔的吻。
“那么晚安啦,三日月。”
“嗯,晚安,鹤丸。”
晚安,我的鹤丸。
—————————————————————————
一点碎碎念
感谢舞总和颜色给我重新做人的机会,让我拖到今天
本来还有一个鹤丸成年后恢复记忆的小番外,不过太咸鱼了没有写
感谢阅读至此的各位
第一次换方式写,把最初的稿子写了改改了写,最终定的现在这份还是重新更改叙述方式的版本
希望我这样切换场景大家能看懂
非常感谢!!(づ ●─● )づ

【三日鹤联文】part.3

一次失败的接棒,颜色大佬太难接了(倒地)

各位就当现在是四月好不好!!

你们问我为啥这啥开展……看两个人坦诚相待不是很好吗!!(拖走)

删来删去字就不剩了……

致小光,小俱利,小贞:

展信佳。

好久不见!隔了这么长时间才归位,让你们担心了。

不过现在已经没问题啦,我和三日月已经回到高天原了,目前的日常工作就是给那些大人们打杂,被派出去执行一下任务,他们说是补上之前欠下的工作,反正好麻烦的。

本来是想和你们一起叙叙旧,不过听说你们现在被派出去巩固北方的结界,这个想法估计得推后了。最近我和三日月被那些大人们又被赶去富士山去布署新法阵,你们收到信后要立刻告诉我啊。

鹤丸国永

—————————————————————————

“小俱利——贞酱——快过来啊!鹤先生归位啦!他写信给咱们了!”

庭院里一黑一白两个身影听到屋内的喊声,立刻放下手中的东西,进入屋内。

“……鹤酱归位我是很高兴啦……不过为什么鹤酱要通过写信这种人类通信的方式来告诉我们呢?直接通过水月传书不好吗?”

“……所以我不想和他搞好关系。”

“不知道呢……也许这就是鹤先生老说的惊吓吧。总之我们要加大效率,赶快回去啊!”烛台切光忠短暂总结后发表指令。

“好的!”“……哦。”

太鼓钟贞宗出门前仿佛想起来什么,回头看了看兴高采烈的烛台切光忠。

“小光啊……鸽子还在你手里呢,要被你捏死了……我俩可不会抓信鸽啊。”

说是去富士山工作,两个人到达之后去了附近的温泉,感受一下久违的假期。最近不是到处跑着加强结界,就是被派去镇压收服不懂得收敛的妖怪们,一天到晚灰头土脸的。

所以来了富士山怎么能不泡温泉。

“三日月我还有个问题。”“嗯?”

“我们是去人类经营的旅店住,还是泡完温泉直接回到高天原?”鹤丸国永收起了自己那把白色太刀,回头向盯着自己的三日月宗近问道。

“鹤就不用担心了,我已经提前让小狐丸把这些都安排好了,毕竟爷爷我最不擅长形成上的安排嘛。按小狐丸所说,我们先去泡温泉,之后去山下的浅间神社住上一晚,那里灵气也比较充沛,正好可以稳固一下你的神魂。”

“那就赶快走吧。”鹤丸国永转过身去,嘴里哼着不知名的小曲,金色的锁链相互碰撞发出清脆的相声。

这可真是令人怀念的声音啊。三日月宗近心里默念一句,不急不满的跟上。

四月是樱花开放的季节,两个人并没有直接轻松飞去泡温泉的地点,而是选择隐去身形,一前一后走在山路上,看着满山花开。

鹤丸国永偶尔会跑去一旁折一枝樱花悄悄收起来,再或者召唤微风吹出小小的樱花雨。眼前的景象的在三日月宗近的眼中与过去缓缓重叠,那时的鹤丸国永也是喜欢樱花的不得了,隔三差五就去拜托其他神明让庭院里的樱花开的再久一些。

可惜后来由于那些错误让鹤丸国永的神魂分离,在人世间飘荡轮回,幸好他还有补救的机会。

“鹤啊。”三日月宗近仿佛感慨一般说出这两个字。

“幸好你回来了。”

前面收集樱花的鹤丸国永听到这一声呼唤并没有觉得意外,他将手中的花瓣轻轻洒落。

“是啊,幸好我回来了。”

山上的温泉并非是人类旅游的地方,三日月宗近默念咒文解开结界。里面是人类无法进入的地方,平时作为神灵们的度假地,现在静悄悄的,这一带的温泉在那些神灵中一直有不错的评价,今天看来是可以好好放松了。

鹤丸国永将两人的行李交给那些侍从后,拉着三日月宗近就往温泉的方向走。

“那就赶紧去泡温泉吧,其他事情过一会儿再说,我可不想让久违的假期泡了汤。哦对,我之前给小光他们写了信,给他们说了咱俩最近的行程安排,估计等回到高天原后就能见上面了。”鹤丸国永一边帮三日月宗近脱去那身华丽的狩衣,一边兴高采烈地说到。

“那就到时候也叫上你们三条家的那几位,大家一起赏花喝酒吧。”

“这倒没有什么问题,不过……”

“不过?”

“今天就先我们两个人在一起,好好休息一下吧。”三日月宗近等鹤丸国永给自己换好衣物后,将他轻轻搂入怀中,吻上了那双蜜色的眼睛。

“……老头子你这可真是吓到我了……”鹤丸国永窝在他的怀里,伸手恶作剧一般扯了扯三日月宗近左边那撮稍长的鬓发。

鹤丸国永的酒量差的出名,但他又特别喜欢拉其他人一起一醉方休,这件事被烛台切光忠教训过无数次,但一次都没用。

比如现在,两人浸没在温泉里,水上飘着小木盆,里面放着鹤丸国永不知什么时候带出的上好的清酒,他有一杯没有一杯的喝着,不知道是酒精还是氤氲的水汽,整个人看起来有迷蒙。

三日月宗近在旁边并没有不制止,只是笑眯眯地偶尔浅呡一口,看着白色神灵把自己喝的意识模糊,等到鹤丸国永面色潮红,才放下红碗走到他的旁边收起酒瓶。

“……嗯?……”鹤丸国永眯着眼睛看向一旁的三日月宗近。

“鹤啊,今天喝的有些多了,继续泡着也不太好,我们出去吧。”三日月宗近将小木盆放在岸边后,将鹤丸国永捞出温泉,细细给他擦拭掉身上的水珠。

“……好啊……听你的……”鹤丸国永嘟囔了几句,安安静静的靠在三日月宗近的身上,感受对方皮肤传来的热度。

“不过……好热啊…”鹤丸国永的大脑这阵完全浸泡在酒精里,干什么事都是出自本能,伸手抱住三日月宗近后,还不满足的在他身上蹭了几下。

三日月宗近手上的动作顿了顿,觉得自己现在可能是被感染了,居然也生出几分醉意。

本来是想开个玩笑看鹤喝醉后是什么样的,结果失算了呢。

看样子今天晚上不用去山下的浅间神社了,住在这就行了。

三日月宗近抱起鹤丸国永,让对方的脑袋靠在自己胸口,带他离开了温泉。

我都不知道我写的什么玩意儿??

上一棒 @颜色 ,下一棒 @交障死宅雪花酱

感谢颜色教我做人你变大了这个联文的世界观你可以的

感谢各位看完我爱你们